在巴黎,温习意大利的甜蜜生活
在巴黎,温习意大利的甜蜜生活  艺术展览
2015-09-28

 

文/图 


与时装周并行开始的,是为期一个月的巴黎雨季。这几乎扰乱了所有心怀浪漫的游客们的观光计划,当下除了看展她们/他们无处可去。奥赛从来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因为卢浮宫的空气太不好了(人口密度过高)。这场在九月中结束14 April - 13 September 2015)的名为“Dolce Vita? From the Liberty toItalian Design (1900-1940)” 意大利艺术、设计巡展就是某个雨天里我精神的重要慰籍。馆内有Giorgio de Chirico那副看三小时都不厌的“l'ennemidu poète”(诗人的敌人),馆外等候的人群默默排成“瑟堡的雨伞”,成功化解了糟糕天气带来的不堪。

 

 

不过结合标题与时期,一个问题产生了。19001940年,正是墨索里尼黑引导意大利走向民族灾难的黑暗时期,而“Dolce vita”(甜蜜生活)这个概念是在60年代被费里尼提出的。意思是说暴雨风前夕爆发的创意才情更符合生活真义?展览从20世纪早期的装饰艺术作品(挂毯/陶瓷花瓶/玻璃制品)发展到二战前意大利著名的几大艺术流派,上百件作品充满了欢愉的创意和对新发明的无限精力。从Carlo Bugatti的古怪家具到Marcello Piacentini非比寻常的红色椅子,意大利艺术家真的就是有国难临头也要为生活举杯的好性格。

 

 

我以为自由主义是法国人发明的。其实这个名称是非常严肃的从意大利新艺术(Art Nouveau)运动中诞生的。作为1861年才实现统一的国度,年轻的意大利在经济和文化意识上属于多个自治区阶段。各个城市精神的不一致带来了乐观的自由主义之风。然后随着工业化开始、中产阶级诞生、艺术家与手工艺人们开始频繁接触现代主义。于是出现了Carlo Bugatti奇妙轮廓的羊皮动物家具和Eugenio Quarti 带着珍珠和金属线的家具系列。

 

 

以“未来主义”为题的分馆中,出现了好几副让人联想到康定斯基的绘画作品。这场1909年由诗人Filippo Tommaso Marinetti领导的前卫运动目的就是反传统博物馆学院派、反老气的布尔乔亚中产阶级生活趣味(中产阶级也是苦,刚地位稳定了就被鄙视)。响应诗人号召,善于表达欲望的年轻艺术家们在绘画中放大了当代生活的比重,用更感性构图揭示大都市文明的转变。比如Giacomo BallaCarlo CarràLuigi Russolo这几位画家都放弃捕捉日常生活瞬间那种“Nomalcore”主题了。

 

 

整场展览中最撩人的就是“形而上派(Metafisica movement)”派鼻祖,希腊籍画家Giorgiode Chirico的作品了。你几乎能在巴黎任何一个国家级博物馆里找到他的画作。他的大脑比达利更精分,画面热衷把毫无逻辑关联的事物摆放在一起。比如半身像、石膏雕塑、古代碎片与日常事物并行出现,风格极端安静与不合理。看久了感觉时间停滞,掉进了“三体”。后来艺术评论家Fritz Neugass 将其比作“一个伪装成古典的梦”。有没有觉得这个画面可以放进Fornasetti盘子系列中?我揣测那位长期关注好莱坞,爱与时装圈交朋友的艺术家Francesco Vezzoli(喜欢在雕塑脸上画眼泪)也深受这位希腊人影响。

 

 

到了1926年,设计话语权都交给抽象与理性了。基本上欧洲都深受Le Corbusier理论的启发,相信建筑与物体的形状由功能决定。由此掀起的意大利理性派运动为后世留下了一批线条纯粹,回避任何装饰的家具作品。金属管也作为创新原料首次出现在艺术品中。毕竟,再甜蜜的当代生活也是建立于大工业生产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上一篇:Jean Paul Gaultier:时尚老顽童的狂想世界 » 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下一篇:始终是那一件神秘小黑裙 »

COMMENTS

ENTER

LATERST COMMENTS